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阴阳契_ 第二十五章 修罗幻境-

时间:2021-05-28 12:10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镜花辞小说阴阳契 第二十五章 修罗幻境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淡淡的光晕将这狭长的甬道映衬出了一种异样的色彩,修罗幻境四个字众人听在耳中,所有人的目光也都是齐齐的注视在了那团光晕上,幻境,似真似幻,一甲子年方才开启一次,内有何种玄机,此时却是难以知晓的了。

    周南功站住未动,只是将目光转向了四人,他并非那种喜怒易形于色之人,面色平和的说道:“接下来所有的事情都靠你们自己了,历届也有数人将自己的命丢在了里面,同样也有许多人空手而回,希望你们能够有所收获,再将我圣教神威发扬光大吧!”

    吴心和柳哲同时点点头,而周南功说完这句话后,又只是略带深意的看了他们一眼,转身竟是顺着石阶朝回走去,将整个甬道留给了他们。

    八目相视,到了这里,也没有什么好犹豫的了,四人顺着甬道朝前走去,这段距离不过百米,很快,几人便是到了这幽幽的光晕之前。

    像是一层竖立起来的水波一样,又像是一团浓郁的散发着光芒的雾气,似乎在那一头也是一片虚无的朦胧,没有一丝的真切。

    “怎么进去?直接穿过去吗?”众人凝视了一会,天邪平淡的开口问道。

    吴心侧目看了他一眼,目光又转了过去,停了一下方才说道:“这修罗幻境到底是圣教中哪一位前辈所设还是本来就已是存在于此早就不可查了,除了一甲子的年限外,对于进入的人数甚至是年龄都有着限制,这些,都是圣教先辈用性命换来的,我们要进去并不难,只需将手伸入这光团之中,灌入灵气便可。”

    天邪的眉宇一挑,“我等修习的功法皆是不同,难道都可以吗?”

    “无妨!”

    说着,吴心便是先将手伸了过去,“诸位,一起吧!”

    四只手齐齐的朝前伸去,各自将体内灵力注入了进去,就像是为这水波开辟了新的源头一般,百川归海,一层光芒从表面荡漾了开来,旋即便是爆发出了璀璨的光亮,将半条甬道都照的分明,而天邪四人的身影则是完全的被它吞没了进去。

    就在那一瞬间,所有的一切仿佛都归于了一片空白。

    光芒将天邪吞没之后,似乎在这之后真的只是幽暗的虚无,他的身形毫无附着的悬浮在这空荡的空间之中,不见吴心三人的身影。

    他用力的四处张望着,入眼的除了黑暗还是黑暗,只有遥远的一个地方,似乎有着点点的白光。

    天邪朝那里凝视着,那点白光似乎也正朝着他飞速而来,在视野内不断的变大,只是,越到近前,那颜色却是越发的变得血红起来,仿佛带着无尽的血腥戾气,呼啸而至!

    血红的光芒中,一颗硕大狰狞的头颅骤然的显现了出来,森然的獠牙泛着寒光,在它的齿间,一个小男孩正不停的哭喊挣扎着,殷红的血液滴落下来,在这黑暗的虚无中似乎也荡漾开了一圈。

    “二狗子……”

    天邪的喉咙中发出了低低的嘶吼声。

    那个狰狞的头颅赫然便是螣蛇,二狗子正在它的利齿间颓然的挣扎着,锋利的牙齿穿透了孩童稚嫩的身躯,似乎听到了噗通的水花飞溅之声,一切又都归于了平静。

    可还没待他喘口气,四面八方又传来了无数的悲切惊慌的哭喊之声,阵阵惨嚎哀鸣竟似坠入阎罗一般,只是刹那间,汗水便是浸湿了天邪的衣襟,就在他的脚下,小渔村的村民们四处哭嚎躲藏着,却是被螣蛇不断的抽飞撕咬,老村长靠坐在祠堂的木柱上,胸前被鲜血染红了一片,昏黄的眼珠子中依旧是带着难以置信的神色,死不瞑目!

    惊雷炸起,将这一切又震荡成了一片虚无,天邪缓缓的屈膝跪下,脸深埋进了双手之中,双肩在竭力的抑制颤抖着,可是传来的并不是他的呜咽之声,而是淙淙的流水声。

    天邪有些茫然的抬起头,眼前的景象却又是变成了山间一条缓慢流淌的溪水,一个女孩儿正在那洗着一件薄衫,似乎像是听到了什么声音一样,忽然回过了头来,娇艳无比的笑容在她的脸上绽放开来,只听得她开口说道:“你醒啦?”

    若是此生能如愿,宁死也不肯从梦中醒来!

    “蝶……衣……”

    天邪的唇齿之间在不住的颤抖着,怔怔的望着那个娇俏的身影,那张带着盈盈笑容的脸庞此时竟是如此的近在眼前,他竟是忍不住的伸出了手去。

    另一边,一只莹白如玉的手竟然随着他的动作也是伸了过来,天邪一把将它握在了掌心,可这只手的温度却是那么低,似是一块寒冰一般,但那双正看着自己的眼眸中却是满含着情意,只见朱唇轻启,柔柔的声音道:“小天,别走了,好吗?”

    这声久违的称呼在刹那间就击碎了他所有的防线,他用力的握住那只手,好像丝毫不介意会弄疼了它的主人,只有紧紧地攥着,仿佛这样才不会失去。

    “别走了,好吗?”

    她看着他,浅浅的笑着。

    面对着这张无数次出现在脑海中的容颜,天邪点头,低声呢喃道:“我不走,我陪你……”

    却在此时,正当他想要将她拥入怀中,再也不管不顾的时候,胸口却是一阵剧痛,几乎便是下意识的,天邪低头看去,一段染血的剑尖又一次的从他的前胸透了出来,那段难以消散的梦魇啊!他的双眼瞬间便是一片血红,疯了一般的回头,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张凄婉的面容,蝶衣的面颊上有着两行清泪,那柄穿胸而过的剑竟是被她握在了手中。

    茫然之下,他又转过头来,朝着前方看去,那里,已经是什么都没有了。

    唯有那道声音还是在耳边响起:“别走了,好吗?”

    天邪跪伏在虚无之中,“不走了,你在哪,我陪着你便是……”

    忽然,他竟是露出了一丝释然的笑容。

    不知在何处又是一声惊雷炸响,头顶的虚无黑暗之中,亮起了白茫茫的光柱,一柄火红色的巨剑傲然的凌立其上,无数雷光萦绕,赫然便是杻阳峰上那柄天怒神剑的模样。

    神剑之威,犹在眼前。

    只不过,天邪此时所有的心神丝毫都没有放在它的上面,长久以来,所有盘亘在心中的痛苦和煎熬仿佛在此刻都得到了宣泄,随着胸口湮散开的血液一点一点的释放了出去,二十年来的绝望其实早已是将他逼入了绝境,这一剑,竟像是解脱。

    火红长剑似乎却并不知晓他心中此刻的感觉,声势愈演愈烈,风起狂啸,电闪雷鸣,长长的红色剑芒将这黑暗生生的撕裂成了两半,随即,伴着一声响彻天际的雷鸣,轰然便是朝着天邪斩下!

    避无可避,也没有打算躲避,天邪的脸上带着一丝淡淡的笑容,似乎这样的结果,方才是他所想要的。

    就在他的眼前,一道婉约的身影却是飘然而上,张开双臂,衣袂飘飘,迎上了那惊雷神剑!

    天邪仿佛是愣了一下,然后一股透骨的冰凉从头到脚席卷了全身,他双目欲裂,两行血泪几乎冲眶而出,这一刻竟又像是回到了当年,一个女子用她柔弱的身躯,替他挡下了那夺命的一剑。

    旧事,像是再用另一种方式在重演。

    墨霜出鞘,带着它的主人用着一种疯狂般的速度朝着上方冲去,没有破空的呼啸声,甚至连那从肺腑中发出的嘶吼声也被生生的压在了喉咙中。

    虚无之中,一道小小的身影凭空出现在了他的眼前,直直的迎上了他的剑尖,二狗子手脚在不停的舞动着,像是在挣扎,又像是在向他打着招呼,只是,天邪早已是像离弦之箭一般,甚至来不及丝毫的犹豫,墨霜便是穿透了那单薄的躯体,似乎有微微的冰凉打在了脸上,不知是血,是泪。

    天邪的身躯在微微颤抖,只是,眼前的那道婉约的身影仍然在前方,毫厘之间便像是要与那无边的剑气相撞,他的身形未停,黑暗中却又是闪出了一道身影,带着温和的笑容看着他,宽厚的声音在喊着:“小师弟!”

    这个似兄如父的人,音容笑貌活生生的挡在了他的剑前,天邪握住墨霜的手颤抖着,终究还是没有停下来,从苏雷的胸膛处一穿而过,身影消失了,但他也是噗哧一声喷出了大口的鲜血,唯独那双眼睛,仍是死死的望着那衣袂如仙的倩影。

    终于,已是近在咫尺了。

    飘忽之间,眼前的一切似乎突然间黯淡了下来,那漫天的红芒好像刹那间全都消失了,只剩下那身穿着一袭白裙的身影,周身环绕着无数翩舞的彩蝶,深情而又凄凉的望着他。

    所有的心绪在这一刻都凝固在了一起,那一颗本就是千疮百孔的心,在这道眼神下,被撕裂成了两半。

    已是感受不到痛楚了,只剩下了一声撕心裂肺的呼嚎,像是濒死的野兽,发起了最后的一击。

    那是何种的绝望!

    长剑,还是刺穿了那道心心念念的身影。

    也再一次,再一次在自己的心上割下了一道无法愈合的伤痕。

    他向上看去,双眼含泪。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