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真英雄以貌娶人[综]_ 50.第五十章-

时间:2021-05-28 12:19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路人小透明小说真英雄以貌娶人[综] 50.第五十章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订阅率不够  也太震撼了。

    整座城池都被惊动,来自于王的武器库的耀眼金光最先出现在天边, 还未等人们思索王是不是又和恩奇都大人打起来了, 就有更为奇特的异景陡然浮现。

    明明是艳阳天,几乎从未见过雪景的乌鲁克上空竟有一瞬被冰雪覆盖。虽然, 也就持续了极短的时间,下一秒,肉眼难以捕获的冰晶瞬间融化, 降落,宛如白日降临的雨水。

    其后,就只听得到仿佛要将土地颠覆的轰隆巨响了。

    作为“裁判”的恩奇都,目睹此情此景,应是心中受到的震撼最深的人。

    他没有在中途出言打断,也没有在动静闹得最是翻天覆地、整个空旷场地全都垮塌破裂之时尝试阻止,因为,对战的双方——无论是吉尔伽美什还是埃迪,其实都没有用上全力。

    两人都没有穿上护甲,相当于没有任何防御的手段。起初还用得上武器, 但到了后来, 几乎全是赤手空拳,凭借肉体的力量蛮横地相抗。

    “这两个人,真是太乱来了。”恩奇都的低语被猛烈的撞击声覆盖, 他的神色终于不能保持平静。

    如果要问, 为什么不穿上盔甲——不仅没穿, 还主动扯掉上衣的吉尔伽美什会扬手抹掉唇边流下的血, 不以为然地回答:

    “那个家伙不也没有么?都摆出这么嚣张的姿态了,本王怎么可能任由他逞这一口气!”

    不知不觉间,对埃迪的称呼已经从“杂种”变成“那家伙”了,还真是不得了的进步。

    如果还要问,为什么到最后要丢掉武器,变成单纯的肉搏——埃迪会先咳出一口血,然后,同样不以为意地回答:

    “造成太大的破坏就不好了,周围还有人在吧。战斗,难道拳脚相向就不算战斗了?更简单,更直接,比起其他拐弯抹角的形式,我更喜欢这样!”

    再加上,还有一个原因。

    虽然说出来,吉尔伽美什肯定会很不高兴,并且很不愿意相信——但埃迪发现了,恩奇都发现了,吉尔伽美什自己也意识到了。

    虽然没有致命伤,但双方都是伤痕累累。吉尔伽美什浑身是汗,咬着牙半跪在地,用板斧支撑着身体,这才勉强不会倒下。

    可埃迪这边呢,他也很累,伤痛不见得比吉尔伽美什少。可是,他就是能够站直身子。

    “呼……呼……”

    冰冷的汗水打湿了眼睑,但吉尔伽美什还是高高地仰起头,紧缩的瞳孔中,仍能映入对手的身影。

    埃迪的银发勉强还能看见原本的颜色,但在战斗的过程中,早就变得格外凌乱。血与灰尘紧贴着他意外地——并不紧绷的面容,黄金瞳中的神采竟比此前的任何时刻都要亮。

    “跟我想的一样,你……很强,吉尔伽美什。”他喘了一口气,眼眸微合,“听人说,你是神和人的子嗣?这个世界也有神么,听起来似乎很厉害啊。”

    吉尔伽美什唾了一口血沫,终于也强撑着站了起来:“你是从哪个穷乡僻野冒出来的乡巴佬吗。哼,神……人类只能仰望,但确实存在。”

    “话说回来——本王要询问你!你这家伙,真的是纯纯粹粹的人类么?!”

    吉尔伽美什就不是“纯纯粹粹”的人类。

    他有三分之二是神,三分之一才是人。正因为神的血脉占据主导,他才会如此强大,远超人类的范畴,也因此能够与神所制造的“兵器”恩奇都势均力敌,也能战胜众多敌人、魔兽、怪物,所向披靡。

    可埃迪却毫不犹豫地说,没错,他就是人类。

    “货真价实的人类啊,我。”

    “……什么。”

    吉尔伽美什被真正地震惊了,恩奇都也是。

    之前提到过,吉尔伽美什想要与埃迪比试一场,便是因为埃迪抢走了他的猎物芬巴巴,他无法服气。

    可话虽这么说,吉尔伽美什又早就意识到了某个关键。

    芬巴巴的实力惊人,即使是他和恩奇都联手,都没有能够制服它的十足把握。而突然出现在杉树林中的男人,仅凭他一人就杀死了芬巴巴,最后,也不过是重伤而已。

    而即使能够意识到,王的高傲又让他不能立即承认,一定要在切身比试一场之后,才能认同。

    那么,现在,其实已经算是“认同”了。况且,还有此时额外多问的问题的回答——如此强大的男人,只是一个人类。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伤痕累累的王忽然大笑,笑声依旧响亮,但却无比畅快。

    “这场决斗的结果,是你赢了。怎么,恩奇都,有必要这么惊讶么?那家伙可是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啊。不过是区区技不如人而已,本王还不至于死不承认。”

    “外乡人。”吉尔伽美什依然神色倨傲,但,他平视着埃迪,嗓音却是柔缓了下来,充满了赞许:“本王收回对你的偏见。

    埃迪果真没有惊讶,只是勾出了一个看不怎么出来的笑。

    他不知道,微弱的笑意出现在他面上时,眼里浮现出的既是昂扬的自信,又有对眼前的王发自内心的欣赏,让这个人一下子鲜活了起来。

    “那可真好,虽然我不知道你对我有什么偏见,不过——嗯,就这样吧。吉尔伽美什,我也开始喜欢你这样傲慢的家伙了。”

    于是,被丢进脏兮兮的牢房的“仇”被忘到了天边。埃迪走上前去,虽说因为有伤,步子不怎么稳,但也还算顺利地搭住了那位王的肩膀。吉尔伽美什侧目看来,唇角微勾,也相当自然地抬起一只手,搭住了埃迪的肩。

    主要是埃迪支撑着高傲的乌鲁克之王,不让他一时失去力气跌倒,吉尔伽美什自然知道他的用意,但是,意外地没有斥责,默许了下来。

    两个才打了惊天动地一架的伤员,就用这样的方式结束了争斗。

    到此为止,恩奇都也来到了他们身边。

    从一开始的旁观,到后面淡漠的情绪出现起伏,恩奇都显然被这两个其实同样高傲的男人的举动所触动。

    “曾经,我和你在一战之后成为挚友,现在,我觉得你们也能这样做。”

    他先对吉尔伽美什说,语气真诚。其后,又对埃迪说:“从此之后,我也将视你为挚友,你同样有值得我尊重的资格。”

    化敌为友……不对,吉尔伽美什和埃迪本身就不算是敌人。如今冰释前嫌,彼此之间都十分欣赏,能成为朋友,无疑是一场关于王的佳话,能够让乌鲁克百姓再次传颂许久了。

    然而,恩奇都刚一说完,就出乎意外地遭到了反驳。

    还是两个人一起反驳。

    吉尔伽美什:“开什么玩笑,本王的挚友永远只有恩奇都你一人!”

    埃迪:“不行!这就成朋友了,我怎么办,我还要继续追求你呢!”

    同时反对的两个男人对望一眼。

    埃迪:“……”

    吉尔伽美什:“……”

    埃迪(沉思过后,突然灵机一动):“想到了,那就这样吧。”

    “你把我当做排在恩奇都后面的第二好的朋友,我直接把你当做最好的挚友,然后,我再去追求恩奇都——就给一句话,行不行?”

    吉尔伽美什:“……”

    “本王,准许了!”

    恩奇都:“……”

    “你们不仅是在战斗中乱来,现在也还是……”

    纵使是情感淡泊的恩奇都,遇到这种事情(主要是遇到了这么固执,还让他完全不知道怎么办的埃迪)也不禁叹了口气。

    然而,也就是这个时候。

    埃迪忽然说:“啊,你终于笑了。”

    恩奇都:“?”

    有……么?

    他没留意。

    不过,埃迪这么说,就像是真的看见恩奇都笑了一样。

    一边搂着差点摔倒的吉尔伽美什,他用空着的另一只手,取下了一直挂在脖子上的花环。

    经过了如此激烈的战斗,花环居然完好无损,连一片花瓣都没有掉落。只因为,埃迪用冰将花环整个冻住了。

    寒冷的冰块就在漫长的时间里紧紧贴着他的胸口,早就将皮肤冻得麻木。

    但是,这时候他终于取下了它,让寒冰就在手中解冻。完好的、簇拥在一起的小小的花儿,比之前更为娇艳。

    “说好的花环。来,给你了。”

    花环穿过了恩奇都的头顶,挂在了他的脖颈间,紧簇着柔顺的绿发。

    恩奇都一愣。

    “真的没什么必要,但……谢谢你。”

    他也真的笑了。

    *****

    吉尔伽美什:“……罢了。”

    “看在这家伙是本王从现在开始第二看中的朋友的份上——哼!”

    “那是不属于吾等诞生之地的异世来人,虽然只是人类,但却拥有可与低位神比拟的实力。”

    “他不被法则束缚,不被常理所限,就连人与神共有的‘死’的概念,在那个人类的身上都不存在。”

    她的父神是这样说的:“不要去管他,不要注视他,在不影响你的骄傲与荣耀的前提下,可以将他纵容。伊什塔尔,若是有一天你因你的傲慢遭到重创,那么那个有勇气对抗你的人类,就只会是他。”“

    伊什塔尔最开始确实听了这个告诫。

    在乌鲁克的神庙中,她同时看到了吉尔伽美什和那个人类。

    就事实而言,从异世过来的人类还要比吉尔伽美什强上一些,且容貌俊美,各方面都很合伊什塔尔的胃口。但她忍住了,只当做没有看到别人,向一开始的目标吉尔伽美什求爱。

    但,乌鲁克之王的冷酷拒绝,却让从未受过如此侮辱的女神心生怨恨。

    吉尔伽美什和恩奇都因此遭到了惨痛的报复,看到了这个结果,伊什塔尔非常满意。

    虽然——杀死天之公牛的不敬之辈其实有三人,但神罚降临时的宣告中,却只提及了两人,对另一个人类只字不提,仿佛将他遗忘。

    那肯定不是“遗忘”,而是刻意地将某个身份特殊的人从中略去。

    伊什塔尔心中仅存的那点不满就来源于此了,她没有忘记那个人类也践踏了她的骄傲。然而,正想着如何用隐秘的方式报复回去,当事人就自己送上门来。

    嚣张!狂妄!不自量力!

    神殿被天牛腐烂的尸体摧毁尚不重要,新仇加旧恨,女神的愤怒已然攀升到了顶点。

    她本应当将人类挫骨扬灰——然而,在一眼看到屹立在山巅的男人的时候,伊什塔尔突然就改变了主意。

    这个喜好美色,并且毫无原则可言的女神的老毛病又犯了。

    让神色扭曲的狰狞从脸上消失不见,恢复平静的伊什塔尔是多么地温婉动人。她的一双美目望向埃迪,眼里盛满了被深深吸引的痴迷。

    “我知道你的名字。”

    她用能让天底下所有男人的骨头酥麻的甜美嗓音说:“你是埃迪,战胜了杉树林间的芬巴巴,打败了天之公牛,比吉尔伽美什还要强大的勇士。”

    她还一步一步向埃迪走来,就如一个陷入爱情漩涡中的普通的女子,每一个举动,都在刻意展露自己的魅力。

    “我还知道,你喜欢美人儿。”

    “看,我不就是这世间最美的存在吗?我是远比人类,亦或是那具人偶尊贵的女神。你应当为我沉醉,无可救药地爱上我才对啊。”

    没错。

    伊什塔尔在勾引她之前还看不起的人类。

    也就只有她能做出这样的事情了。

    对于明显处于爆发的边缘,一身气势冰冷得几近凝结的男人,别人都会心生胆怯,甚至更加难以直视他的双眼。

    即使,在最愤怒的时刻,他的火焰正当炽热,也是他的光芒最为夺目的时刻。银发金眸,银色是凝结的月光,而金色,却是从灵魂深处投映的光辉。

    也就只有伊什塔尔,最先注意到的不是杀气,而是男人的脸,和他所携带的宛如罂粟的吸引力,还有那名为人类的脆弱存在,所展现的惊人的□□。

    真强啊……

    也真是美丽。

    这样的男人,只是站在那里,就让看到他的人,即使飞蛾扑火也想将他征服。

    伊什塔尔彻底地改变了主意。她迫切地想要用自己的魅力征服埃迪,可以暂时抛弃尊严被玷污的怨毒,只为让这个比太阳神的光辉还要耀眼的男人对她低下头颅,尽显谦卑。

    埃迪看着女神走近,先是流露出了一丝微不可见的诧异。

    将诧异抹去,随后的他竟也没有多余的动作,只道:“我不是已经赞扬过你了么,看来,你还不够满意?”

    说她腐烂而丑恶,这句让伊什塔尔暴露的话,放在此时,效果便减去了大半。

    伊什塔尔不在意了。

    “我宽恕你。”她走近,眼里除了痴迷,闪动的占有欲比前者更加炙烈,“人类最强的勇者啊,只要你愿意满足我的心愿,我便宽恕你。”

    “那你想让我做什么呢?”埃迪问。

    他像是随口一问,可伊什塔尔却是无比认真地回答。

    “成为我的丈夫,我的奴仆,你就是能够得到女神之爱的幸运儿,我会把权势和财富都赐予你。”

    眼里的疯狂又扩大了,口中还在痴语:“我要让你匍匐在我的脚下,我要彻底地征服你,瓦解你的自尊……让你这双漂亮的眼睛,再也闪烁不起扎人的光芒,永远只能注视着我。”

    伊什塔尔伸出纤纤玉手,似乎想要抚摸男人俊美的面庞。

    然而……

    在她的手指快要触碰到埃迪时,埃迪的眼睑微垂,竟倾泻出一抹冷厉的嘲讽寒意。

    “啊。”

    “要是只能看着你这张难看的脸,我还不如自己把自己弄瞎。”

    伊什塔尔一怔。

    时间似在这一刹那凝滞,再经流转时,美丽动人的外表便轰然破碎。

    不知何时,不知从何处,一柄冰.枪无声无息地从伊什塔尔的腹部穿过。

    “唔——”

    女神的温婉神情也破灭了。

    血尚未来得及涌出,冰.枪所带来的汹涌冲劲便狠狠地将她扎穿,并且携带她的身体,在一瞬之间撞进了不远处的神殿的废墟之中。

    肉体撞破废壁残垣的闷响接连传出,伊什塔尔不知撞开了多少层墙壁,才被冰.枪扎在最后一面石壁之上。

    “怎么……可能……身为神的我,竟然会被……”

    象征神明身份的异色瞳孔缩紧,伊什塔尔吐出一口血,面上一片扭曲。

    “可恶……可恶的人类啊!你竟敢!!!”

    “不要搞错了,我本来就是来报仇的,有什么不敢?”

    就像伊什塔尔之前向他走来那样,埃迪也一步一步地向废墟走近。

    “如果不是想听听你有没有忏悔的意思,我甚至不想跟你废话。”

    虽说在此之前,他对这个恶心的女人就没抱有期望就是了。

    将伊什塔尔刺穿的冰枪,并不是以往那样随手捏成的武器。

    最普通的冰枪连巨蛇的皮都无法轻易破坏,更不用说神的躯体。他真正的武器,组成这柄弑神之枪的材料,就来自于他自己。

    鲜红的血液从右手的手腕间源源不断地滑落,却没有径直没入地面。

    用自己的血凝成的□□,不仅锋利如他自身的锋芒,更如同烈焰般鲜活夺目,仿佛要燃烧一切。

    伊什塔尔的视野里终于出现了男人的身影。

    还是跟她刚才见到的一样,甚至还要灼热——可她心中充斥起不甘和屈辱,占有欲被愤怒取代,完完全全变了心态。

    “为什么如此愚蠢,为什么如此可恨——人类,就凭你,也想要弑神?区区人类……你还承受不起我的怒火!”

    “不过。已经晚了。从你伤害女神高贵的躯体的那一刻起,你的结局就已经奠定了!”

    伊什塔尔不仅是自然与丰收女神,还司管战争,实力不是一般神明可比,更不用说人类。

    可是,当伊什塔尔猛地拔出血色冰枪,将自己同样是枪的神器握在手中时。

    她看到了正迎面走来的埃迪,可是,那个愚蠢人类的表现,与她的预想全然不同。

    ——他不可能战胜她。

    这是神与人之间宛如深渊般的差距。

    但,为什么!

    面对比自己强大的存在,他也毫不犹豫地前进。

    就算是在暴风雨中努力挣扎前行的小船所表现出的坚毅,也远远不如他,或者说,根本就不能类比。

    因为,这个男人,从根源起便是高傲的!

    他用自己的气势压倒狂风骤雨,不畏惧伤痛,不畏惧死亡,那他怎么可能会退缩?

    “蠢货!竟然为与自己无关的蝼蚁做出如此愚蠢的事情。为了吉尔伽美什?为了恩奇都?那也是两个蠢货,根本不值一提!”

    伊什塔尔这么怒吼着,显然还是无法理解埃迪的行举。

    她肯定不能理解。

    这场人挑战神——不,人试图杀死神的斗争,就此拉开序幕。

    乌鲁克城的人们在远方看到了崩塌的神山。

    被常年朝奉的神山,金星女神伊什塔尔的住所,竟然在如天崩地裂的震撼声中四散崩裂。

    石块坠落,神殿毁灭,其间似还掺杂着疑似天牛尸体的碎块。

    一股寒风将浓烈的血腥味带到了王城,王没有给出任何交代,只让人安抚民众,便义无反顾地奔向了神山所在。

    这一场战斗持续了三天三夜。

    先是神山崩塌,随后,以山体为中心,方圆十里皆被冰霜冻结。无数道冰刃从半空坠落,却又在中途被金芒破碎。

    男人的血流尽了,而女神也终于怒不可遏地动了真格。

    伊什塔尔最主要的武器,还是巨大的神弓天舟玛安娜。风神暗中前来,用风扯住埃迪的手臂,让精神早已抵达极致的他不由得一滞。

    伊什塔尔便趁这个机会瞬移到天空,拉开了长弓——

    “……”

    “……”

    男人的身体被贯穿了。

    包括心肺肾脏在内,血肉被高温融化,只留下上身几乎要让躯体断裂的偌大空洞。

    在那一刻,痛倒是其次,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疲惫。

    但是。

    不能闭上眼。

    不能闭上眼。

    仿若被血色同化的眼里,映入伊什塔尔松了口气后得意的脸。这时她从空中降落,像是为了欣赏男人此时的惨状,正离他越来越近。

    “明白了吗?哈哈哈,终于要后悔了吧。正因为你——”

    女神的话音未落,便戛然而止。

    “烦……死人啊。”

    男人竟然还能说完。

    他计算着伊什塔尔与他之间的距离,一点,一点,靠近,终于——

    “……”

    “……”

    “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从伊什塔尔的体内刺出无数道冰锥,那也是血的颜色,混杂了带有金丝的神血。这个女神平日再如何美丽,此时也毫无美感可言。

    “痛啊——痛啊!!!!什么时候……混蛋!!!”

    埃迪心说,蠢死吧,老子傻了才告诉你。

    如果来得及,他倒是想腾出空来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但……

    先就这样吧。

    暂时……

    他还是不能闭眼。

    可是,紧咬起的牙关间,浑浊的血液不断地涌出,他却将之变成了一个嚣张到了极致,也张狂到了极点的笑。

    关于之前的那个问题。

    他是为了什么……

    哈。

    “为我的挚友。”

    “吉尔伽美什,还有,恩奇都啊!”

    此后。

    他从半空坠落。

    第九章

    即使穿着鞋,也能感受到脚底介乎于土壤与砂砾之间的土地,现在的温度有多高。

    受地域位置的影响,这片区域的气温向来偏高,人们的衣着自然也以清凉为主。这一点,从乌鲁克城内的人们的打扮就能看出来。

    太阳此时便明晃晃地挂在天边,四周看不见的空气都像是被热量融化,光线也显得隐隐有些扭曲。

    然而。

    就是在如此高温、所有人都是轻装上阵的极端情况下——

    还有一个银色头发的男人,外面是看着就很厚实的披风,披风底下,竟然是皮质的黑色上衣、长裤、长靴。

    暂且不说他的打扮与这个时代严重格格不入,就看这一身厚重严密的行头……

    “本王就不说什么你这个家伙怎么不嫌热的废话了——蠢货!你的披风已经好几次拂到本王脸上了!”

    啊,这个熟悉的斥责声,开口之人的身份已毋庸置疑。

    可有些奇怪的是,交谈的声音并不清晰,甚至会出现突然截断,或是被其他的更为尖锐刺耳之声猛地盖过的情况。

    就诸如此类。

    铿锵。

    铿锵。

    “不,虽然我惯用的是冰,但我现在其实还是觉得——有点热。”

    可能还不止一点。

    汗水打湿了额头,化作水珠从脸颊旁滚落之时,一不留神就会被涌动的寒气瞬间凝结成冰珠,又在跌落的下一秒被无形而锋利的力量所逼,悄然破碎化为虚无。

    不过,埃迪就算再热也不打算脱掉披风,或者干脆换一身清凉点的打扮。

    “你们这儿的衣服穿了跟没穿根本没区别,之前是没有可换的没办法,现在实在是受不了!”

    “你在——说什么?”

    “我说——要是像你那样穿,我打架都怕打着打着裤子掉了。吉尔伽美什,你就——这么喜欢裸奔?!”

    模糊不清的对话进行在这里,突兀地一顿。

    继而,那疑似武器撞击在坚硬外壳上的铿锵声,也一下子消失了。

    咳,在这里,需要临时解释一下他们现在具体的情况。

    吉尔伽美什和恩奇都,如往常一样接到了距离王城较远的一个村落的村民的请求,前往那里斩除一只突然出现扰乱民生的凶兽。

    埃迪觉得很新鲜,也跟着他们一起去了。

    赶路和寻找的过程可以忽略不提,此时此刻,他们就是在跟那一只凶兽战斗——

    等等,真实的情况,真的是这样吗?

    骚扰村民的凶兽,抬眼望去确实尤为骇人。

    它有蛇一般的外表,却并非普通的毒蛇。身长足有十数米,而那粗壮的躯体需要几个成年人一起齐心协力才能保住,蛇尾一甩就能掀翻扎根极深的巨树。它的口中喷出能让人瞬间毙命的剧毒,獠牙之间还有血丝残留。

    在王与王的挚友们寻来之时,凶兽正盘旋在森林中最高的那棵树上,蛇头搭在树冠,两颗比灯笼还大的眼珠阴狠地瞪向胆敢前来打扰的人类。

    多么恐怖,骇人的气势也相当地足。

    可结果却相当不幸,这三个人与其说是打算紧张地来一场死斗,更像是赏脸过来一趟,主要目的是来游玩的。

    埃迪见到这条蛇,脱口而出的第一句话就是:“这就是没有爪子的龙吧,跟我老家的特产简直一模一样。真怀念啊,我开始手痒了。”

    蛇(突然察觉到了没顶杀气):“嘶——”

    埃迪:“嘶什么嘶,老子说你是龙就是龙!”

    对于人的反驳意见,若是有道理,埃迪还是可以听得进去,但对于蛇,他就可以直接蛮不讲理了。

    他抓住了蛇形怪物的拖到地面的尾巴尖,只一扬手,连蛇带树就一起腾空而起。随着轰隆一声和愤怒的嘶鸣,一排树木都被巨蛇和大树砸倒,阵仗极大。

    对于人类最强的男人来说,这条蛇真的只是看起来吓人而已,比之前的野人芬巴巴差得远了。稍微麻烦一点的地方,只在于蛇皮超乎想象地坚硬,埃迪的冰枪居然没扎得进去。

    然而,这也只是暂时而已,反正埃迪并不着急。

    另一边,吉尔伽美什也不着急。他和埃迪完全是把在常人眼中恐怖至极的凶兽当成了试验武器锋利程度的玩具,已经乐此不疲地换了无数刀斧,打算从中找出能把如此坚固的皮割开的那一柄。

    如果蛇怪能够口吐人言,恐怕早就痛哭着求饶了。可惜它不会说话,那就只有嘶嘶地尖叫,庞大的身体在地上拼命地翻滚,可是,除了让大地震动的轰隆声响起,它根本无法挣脱。

    只不过,惨得不能更惨的蛇怪,很快就在两个“幼稚”的男人的手下得到了解脱。

    原因如上,似乎埃迪随随便便就能和吉尔伽美什就某件无聊的事情争执起来,然后,两人不出所料地把蛇怪忘了个干净,眼看着就要开始第不知多少次的切磋——

    恩奇都:“……”

    恩奇都:“你们,真是够了!”

    哗啦啦,窸窸窣窣。

    这又是锁链在其束缚的巨物躯体表面缓缓挪动的响动。

    前面,埃迪和吉尔伽美什之所以能够悠闲地拿蛇怪当试验品,还得多亏一个人的“无私奉献”。

    恩奇都将自己化身为锁链,足以锁住世间万物,这次来束缚住一只蛇怪的行动,完全是大材小用了。但也没办法,谁叫他的那两个同伴太喜欢较劲,让他在失笑之余,干脆为他们准备好较劲的舞台呢?

    ……话虽这么说,再怎么较劲,把本职工作忘记还是不行的。

    莹莹的光芒闪烁过后,蛇怪突然得以昂首,嘶鸣之声都在这一刻变得高昂了起来。

    缠绕蛇躯的锁链重新变回了美丽的恩奇都。然而,这个美丽的少年显露身形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微微皱眉,对那两个男人说:“不打算认真的话,你们站到一边去,这里就让我来吧。”

    “呃……”

    正在说话间,恩奇都已经握起了他自己的枪。

    刚刚昂起头,便在激动与愤怒之中对比自己渺小无数倍的“人类”露出獠牙的蛇怪的哀鸣再度响起,同时传出的还有重物落地的撞击声,一时间灰尘四起。

    是的,恩奇都看起来并不强壮,反而显得格外瘦小。

    但他一下子跃上蛇怪的头顶,看似轻,却在一瞬之间让那颗蛇头踩得陷入了土地之中,在地面砸出了偌大的深坑。

    埃迪就是这时带着点诧异地回头。

    这么一回头,针锋相对却又惺惺相惜的挚友吉尔伽美什就被他暂时抛在脑后了。

    “这才是,真正的恩奇都——”

    他的双眼,竟比此前的任何时候都要亮。

    可那光芒却又不是霸道的势在必得,而是惊艳,是欣赏,绝美之人所展露的与外表截然不同的强大,彻底将他对恩奇都本就不少的热情点燃。

    最初,恩奇都的枪同样没能扎破蛇怪的皮肤,但他的攻势并不限于此。

    无数金芒在虚空中显现,那些全都是由神造兵器所化身的利箭,如漫天飞羽一般散开,划出了一道道耀眼又夺目的弧线,让旁观之人难以移开视线。

    蛇怪就这样被钉在了地上。

    踩在巨大蛇躯之上的少年面色淡漠,眸中同样是没有任何感情的冰冷一片。进入战斗中后,恩奇都就成为了真正的兵器。

    他将从吉尔伽美什、乌鲁克的人们——或者说,可能还有认识没多久的埃迪——身上沾染来的“人”的色彩尽数褪去,行为举止皆狂暴而凌厉。

    于是,恩奇都再度举起了枪。

    然后,手肘向下滑落——

    “……哎!恩奇都!”

    恩奇都的手微不可见地顿了一下。

    他听到了有人在呼唤他,并且,能够分辨出来,这是埃迪的声音。

    可埃迪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叫住他。因为被抢走了猎物感到不满吗?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