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渣渣都哭着求我[快穿]_ 127.你是骷髅我也爱(十九)-

时间:2021-05-28 18:53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一蔻一池小说渣渣都哭着求我[快穿] 127.你是骷髅我也爱(十九)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一秒记住【爱♂尚★小△说§网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谢谢支持原创!给小天使造成不便还请见谅,72小时后删缓存可看  尤其是, 当讨好的对象是个作精, 非常难以讨好时。

    高俊身心俱疲。

    工作上经常恍惚、屡屡犯错, 同事也对他的表现怨声载道。

    从总监办公室走出来,能看到几名原本凑到一起说得起劲的同事骤然分开。

    此地无银三百两, 一定是聚在一起嘲讽他。

    见他在自己的工位收拾东西, 旁边的同事假惺惺地凑过来询问:“高俊, 总监找你做什么?怎么收拾东西了?”

    高俊板着脸不说话。

    另外一人冷哼一声, 语带尖锐地说:“担心他做什么?人家反正嫁了个有钱人, 不用依仗这点工资过活,就是犯了错, 咱们也要多照应着些, 谁让人家后台硬呢……”

    周围其他几人感兴趣地看过来,“后台?什么后台?”

    这人翻了个白眼,“还能什么后台,他老公呗,跟咱们老大认识。”

    ……

    高俊怒极反倒平静下来,不急不缓地将东西收拾完,然后扔下一句:“嫉妒的嘴脸真够难看的。”

    离开办公室。

    从大厦里出来,高俊深深呼吸,被冷空气呛得咳了几下。

    冷风像刀子一样刮在他的脸颊,这让他的心情更加差了。

    总监给他放了一个星期的假, 让他回家调整状态。

    此时出来, 才不过9点多, 李继衡下班还要用车……

    高俊只能再自己打车。

    一时无所事事、无处可去,高俊打算回家看看他爸。

    说起来,在他水深火热的这一个月的婚姻生活期间,他爸竟然一次电话都没有给他打过。

    彩礼让其还了钱,也不知道他这段时间钱够不够生活。

    想到这里,高俊归心似箭。

    出人意料的是,家中居然没人。

    高俊站在门外给高父打电话,电话打通了,但是一直无人接听。

    高俊找了家咖啡馆呆着,一直等到10点多才接到高父的来电。

    “喂,小俊。”

    电话那头声音杂乱,似乎有许多人,隐约还能听到舞曲音乐声。

    高俊登时不悦地皱眉,“爸,你在哪?”

    “我在集结号。”

    集结号,是一家很有实力的养老平台创办的老年人联谊会,最开始是属于公益性质的,后来名气起来之后,做得也越来越大,逐渐改成会费制,参加一次交一次会费,一次1500。

    收费高,是因为其口碑好。

    无论是举办的场地、活动的节目、再加上服务到位,兼配有厨师、医护、保安,让很多不差钱的老年人趋之若鹜。

    高俊曾听高父用艳羡的口吻提过。

    他早就想去,但是一直不舍得钱。

    关键就在这里。

    高俊眉头皱得更深了,“你哪来的钱?”

    电话那头的高父乐呵呵的声音传来:“呵呵,继衡给我的,前阵子他来看我,给我送了些东西,又给我留了些钱,继衡很好,小俊你可别不知道珍惜啊,好了,人叫我来了,不说了,挂了。”

    高俊握着手机,愣住了。

    李继衡来看望他爸,而且私底下还主动给他爸钱花?!

    这直接刷新了高俊对他的印象。

    在他眼里,李继衡是什么样子的人?

    基佬、高大、威胁、性格恶劣脾气大、很难讨好的人。

    这样的人居然私下里悄悄为他做了事……

    不得不说,这一瞬间高俊有种诡异的、欣慰的满足感。

    自己这段时日受的罪没白受。

    紧接着,他就想,看来他的做法是对的。

    你看,不过是哄哄李继衡,他就主动给他送钱来了?

    高俊更坚定了目前这一步,讨好李继衡并从其手中搂钱的想法。

    他飞快地从高父这里离开,然后回到李家。

    此时阿姨已经离开,家中空无一人。

    高俊疾步来到厨房,先煮上饭,后找到菜蛋鱼虾之类的食材,开始忙碌起来。

    等装好饭菜,他开着自己的车一路疾驰,重新回到国海大厦,只是他这次不是去自己的公司,而是贺也的公司。

    只是他一腔热切被拦在了前台处。

    “这位先生,请问您有预约吗?”

    在前台人员打量的视线下,高俊尴尬地捧着装有饭菜的保温桶,心中打起了退堂鼓。

    他在搞什么啊?!怎么会做出这样娘兮兮的举动,竟然想起来给李继衡送餐?!

    自己又不是女人!

    巧的是,不待他离开,贺也带着助理从公司里面出来。

    高俊走都走不了了,只能傻兮兮捧着保温桶等贺也走近。

    “这是什么?”贺也明知故问,轻慢的语气总能挑起高俊的火气。

    “没什么……”

    被这么多人看着,高俊显得有些瑟缩。

    他似乎能够感觉到贺也身边的员工,与其同出一辙的高傲和轻视。

    “亲手给我做的饭?”

    “不……”

    贺也才不会让他回避问题,尖锐地指出:“这个保温桶是家里的,你骗得了我?还有,你怎么没有工作?时间这么充裕?”

    众目睽睽之下,高俊额头渗出汗珠。

    一定要在这里、这么问话么?!他在心里狂吼。

    “你们先去吃饭,”贺也放过看起来可怜兮兮的高俊,跟身边的同事说,“我们1点半在机场集合。”

    众人散了,贺也则带着高俊来到自己办公室。

    他微扬起下巴:“摆出来吧。”

    像是施恩一样。

    令高俊恨不得将这一桶饭菜扣到他脸上。

    可他还是牢记自己的目的,挤出笑容,将保温桶放在桌上。

    阴阳脸的圆球围着保温桶转,随着饭菜摆出来,一惊一乍:

    主人,他一看就没用心,好简陋!

    可不是……做点家常小菜什么的没问题,关键是他做的太不讲究。

    菜色难看,乱七八糟的纠成团,像是火候过大,匆忙装起来的。

    贺也盯着桌子上的炒青菜、炸虾仁,还有飘着葱花的汤,有些嫌弃。

    意思尝了两口,意外的味道居然不错。

    可贺也怎么可能让高俊痛快?

    他表现出来的是难以下咽,像是再吃一口就能吐出来。

    高俊心中骂娘,脸上带笑,还自我反省道:“我许久不做菜了,手艺生疏了,等以后有时间给你做更好吃的。”

    等高俊文质彬彬地拎着保温桶离开,贺也依着座椅,右腿搭在左腿上,两只修长的手相扣,叹息:“高俊长进了。”

    [这就叫做‘嬉笑怒骂不形于色’么?]

    莫卡没有收到任何黑暗能量入账,也感觉到了高俊的难缠,为此他深深同情主人。

    它本以为,这就是个主人怼怼怼,目标人物气气气的简单任务呢。

    贺也“啧”了一声,然后问莫卡:“高父那边的情况怎样?”

    [他在‘集结号’联谊会,过两天就是可以从‘钱来了’提现的日子,会有6000块入账,前几天有人来要账,被他胡搅蛮缠弄走,估计用不了多久,就会催促高俊帮他弄钱。]

    [主人上次为何送给高父那么多东西?]

    莫卡见主人心情似乎还不赖,大着胆子将疑问问出口。

    主人心情好的时候,它问问题不仅不会被教训,某种程度上还有拍马屁的功效。

    果然,莫卡发现主人的嘴角快速地勾起一下,然后就听到他说:“还记得我都送了些什么?”

    [衣服鞋子、烟酒用品之类。]

    “而且都是价值不菲,logo外露,被世人熟悉的牌子。”

    贺也懒洋洋地晃晃小腿,“你说他穿着好几万的衣服出去联谊,习惯了被人吹捧,还会将那少少的6千块看在眼里么?”

    莫卡仍然不懂人类为什么被人吹捧会不将钱放在眼里,但是不妨碍它领悟此时应该如何回应:[主人好厉害!]

    贺也捏着阴阳脸圆球玩了一会儿,将它放开,拿起公文包心情愉悦地离开。

    他要和团队一起去q市参加一次投资会议,会议结束会顺便在那里约见几位投资项目负责人,然后晚上再飞回来。

    而现在虽然两人看起来相处不错,但是她仍然不能完全放心。

    因为在她看来,夫妻双方,有一方过于卑微,另一方不知感恩、坦然而受,也是未来婚姻出现问题的一大矛盾。

    也是现在,她才发现自己儿子在婚姻关系当中竟然如此强势。

    “一言堂”、“法西斯”……甚至比这更严重。

    她不知道高俊发觉没有,他作为“独立人”的属性在被无形得逐渐削弱,正在向“xx人的附属物”、“应声虫”这样的角色靠拢。

    这个改变并非一夕之变,李蔺皱眉沉思,似乎是从高俊休假开始变得越来越严重的。

    在看到自己儿子坐在沙发上喝咖啡,不小心将几滴咖啡滴到了浅色拖鞋上,立刻吩咐高俊去给他拿一双新的。

    而高俊,没有怨言,甚至是连一丝犹豫都没有,就屁颠屁颠地去了……

    拿回拖鞋又帮他换上,全程儿子的视线就没有从电视上挪开过。

    “李继衡,”李蔺实在忍不住了,“怎么这点小事都要让高俊去做?……你怎么变得这么懒?”

    贺也被李蔺说得一愣,在他肩头悬浮着的、原本与他一起津津有味地看电视的莫卡,悄悄向后挪了挪身躯。

    “有吗?”

    贺也的视线轻飘飘落到高俊脸上,后者先是一脸茫然,然后便像是反应过来,忙笑着对李蔺说:“妈,没有的事,我喜欢这样对继衡好。”

    贺也笑得意味深长,表扬似的说:“这是他的一片真心。”

    李蔺噎住,一时无语,懒得再管他们,起身回了卧室。

    高俊是真的喜欢吗?

    怎么可能!

    他倒是很喜欢女人这样无微不至的照顾自己。

    他姿态摆的这么低,当然是他对贺也有所求。

    高俊瞄了眼看电视看得入神的贺也。

    对方这副悠闲的状态并不多见,在他面前大多数时候,对方是看起来温和,实则是傲慢、冷漠的。

    高俊承认自己有些怕对方。

    不为别的,仅仅是因为对方有些时候泄露出来可以称之为“气场”的东西。

    在这个“气场”影响下,会让他产生错觉——对方是食物链顶端的掠食者,而自己则是任人宰割的蝼蚁。

    他讨厌这种比喻,可是不能不承认自己确实存在畏惧的心理。

    想了想自己这段时间的表现,高俊自觉做得十分圆满,简直就是“妻子”这一角色的业内劳模标兵,等闲女人都比不上他。

    “……继衡,我想换个工作,你觉得怎样?”高俊试探着提起话头。

    贺也舒服而放松地窝在沙发上,柔软的家居服让他看起来慵懒随性许多,长长的腿伸出去,露出一截坚实骨感的腿腕。

    “可以啊。”他懒洋洋地说,视线仍然落在电视屏幕上,唇边不自觉带着一丝笑意。

    高俊对正在播放的玄幻剧不感兴趣,他对着贺也继续问道:“你觉得我去你们公司工作怎么样?”

    “不怎么样。”

    高俊噎了下,随即禁不住提高了点音量,“为什么?”

    贺也被打扰,不快地拢起眉头,转过头去,审视的目光令高俊感觉不适。

    高俊想到这几天的付出,理直气壮地梗着脖子,寻要答案。

    半晌,贺也轻声一笑,低沉的声音夹杂在电视剧人物的台词中,“我们公司节奏太快,不适合你。”

    他这么说着,眉宇间带着点无奈,用宠溺的语气继续道:“这样吧,既然你工作做的不开心,干脆辞职算了,平常就呆在家里煮煮饭打扫一下,闲暇时也可以去妈那里帮帮忙。”

    “妈那里是美容院!都是女人去的地方!”

    高俊有些生气。

    贺也张臂揽住高俊的肩膀,后者僵着不动。

    他无奈叹息,用“你不理解我,我是为你好”的语气说:“我们家不差你那点工资,我其实更愿意你在家休息,照顾好我就行了,我喜欢你围着我转。”

    在家呆着哪有进入家族企业,手握权柄有吸引力?

    高俊还想再争取一下。

    “好了。”

    贺也不给他机会,脸色一变,不耐地推开他,“明天你就打电话辞职,就这么定了,我渴了,你去切点水果。”

    高俊运了运气,再三告诫自己“来日方长”起身去了厨房。

    莫卡转到贺也的前面,[收到来自于高俊的愤怒的黑暗能量,10点。]

    [主人,这是这几天收到的最高额度了呢。]

    贺也微微颌首表示知道了,“黑暗能量的余额是多少?”

    [目前为止,共370点。]

    高俊洗了一盘车厘子,又切了一个橙子递过来。

    贺也偶尔吃几口,仍旧看的起劲。

    高俊在与贺也的相处中,并非一无所得,多少有些感悟。

    其中一点就是,两个人都强势的人绑在一起,必定要一方示弱才能过得下去。

    他强不过对方,只能不甘心地示弱了。

    要李继衡是个女人,他铁定不会这么轻易认怂,一定会好好调/教。

    他吃了颗车厘子,饱满紧实的果肉酸甜可口,心中泛起微酸。

    他喜欢车厘子,可是从小到大就没有吃过瘾过,勾的他对车厘子爱得不行,而现在,只要他想,就可随便吃多少。

    钱真是个好东西。

    高俊心中一动,开始旁敲侧击,询问贺也公司上的一些事情。

    贺也敷衍地说两句,高俊又开始问他公司的股份是不是已经转到他的名下了。

    贺也漫不经心地声音淡淡传来。

    “我要股份做什么?以后我又不会有孩子,日后这个家都是继瑜的,现在转到我名下,以后还得再转回去,麻烦。”

    高俊急了,立时坐直身子,“怎么能这样算?咱们也是要过日子的啊,你劳心劳力合着就是给继瑜打工呢?”

    贺也慢慢转过头,敛眉看向他,黑沉沉的眼睛中一丝情绪都没有。

    “高俊,你爱的是我的人,还是我的钱?”

    高俊要呕死了。

    他才不爱男人呢。

    可还是要忍着恶心,哄对方:“我当然爱你的人啊。”

    他情真意切的样子令莫卡叹为观止:[主人,收到高俊的黑暗能量6点。啧啧,他现在骗人越来越溜了。]

    贺也有招治他。

    他起身凑近了过去,弯下腰,几乎与高俊鼻息相接,像是要强吻对方,后者直接吓得面色发青。

    “爱我,就别那么多事,听话。”

    他居高临下地捏捏高俊的脸颊,祭出“夫夫义务”大招:“说起来,你到底什么时候才同意跟我做?”

    他眼睛眯起,颇有压力地睨着高俊,“你不会是……”

    “不是!”

    他怀疑了!

    高俊紧张地连忙反驳,口舌隐隐发干,“我只是还没适应,我……我只能接受在上面,你肯定不愿意的吧?再等等好吗?等我段时间……”

    情急之下高俊找到了一个非常合理的借口。

    基佬分1和0,对方这性格肯定是1没跑,他再借口自己做不了0岂不是完美?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